「在台北,還有什麼地方想去的嗎?」蔡揚名問。已是多年老友,也不用客氣:「有。想去酒家。」

酒家,是個老死的行業,當今已不知是否存在。我住台北的當年,電影界人士最愛泡酒家。台灣叫法和香港不同:旅館叫飯店,不賣飯,賣房間。餐廳叫酒店,不賣酒,賣食物。而所謂的酒家,不賣飯也不賣酒,賣女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