吃了那麼多,也談了那麼多的魚、蝦、蟹,就那麼算數,實在可惜。

 

活在資本主義下,我們都得講錢;今時不比昔日,我們文人,也不必再扮清高了。

 

如果把嘗試的美味,化為經濟來源,那有多好!

 

吃過的魚、蝦、蟹化為文字,便可賺稿費。你會說不是人人能寫的,而且去哪裏找到地盤?

 

這已是很落後的看法。只要會講,就會寫,把講過的話寫出來就是,像會走路就會跳舞一樣,中間經訓練的過程而已。

 

甚麼訓練?那就是開始寫呀!想到甚麼就寫甚麼,久而久之,你就會覺得控制文字,並非是很難的一件事。

 

至於沒有地盤,當今全世界都是地盤,電腦就是你的地盤,把自己的 blog擺上去。精彩的話,就有人看,這和出書是一樣的。

 

當為資料收集,請儘管寫好了,總有一天,會很好用,當生財工具也說不定。

 

再下來,就可以把吃過的東西,演繹成獨創一格的佳餚,開家餐廳,也是辦法,最厲害的是,研發為商品。

 

賣東西,有兩條途徑:最便宜的,或最貴的。二者都有它的市場,走中間路線,永遠失敗。

 

印尼人老早就知道這個道理,他們把生蝦剁成漿,加入麵粉,煮熟後切成一片片的薄片,曬乾了,就是他們全民皆喜的蝦片了。

 

將蝦片油炸,那麼小的一塊,變成一大塊又脆又香的食材,形狀也變化多端,有的製成丸形,到處看到小販們揹著一個大鐵箱,叫賣蝦片。

 

蝦片,到底比洋人的薯仔片好吃,人類是肉食動物,鮮蝦的氣味,總不像植物那麼寡。

 

大量生產,供應一般市場的蝦片,麵粉愈下愈多,蝦肉愈來愈少,吃起來空虛無比,為甚麼不可以下足料呢?

 

日本人就有那種能耐,一家叫「阪角」的公司,採用全蝦肉,只下一點點的麵粉,和印尼人賣的剛好相反,做出來的蝦片就很精彩。

 

經過壓扁處理,炸出來的平坦的一片片,獨立包裝放進錫紙袋中,賣得很貴,這又是另外一個市場,上等的東西,總有一個市場,雖然不大,但可以維生。

 

日本人做的蝦片,固然美味,但是沒有進一步研發。東南亞的蝦,味道比日本的更鮮更甜,尤其是在檳城市場中買到的生曬活蝦蝦米,放幾粒煮湯,已鮮甜得不得了,上回和倪匡兄遊大馬,買了當手信,他一吃念念不忘。

 

拿這種蝦米舂碎,再加上大量的魚膠,小量的麵粉來做蝦片,炸了一定比日本的更有口感,只要在包裝下功夫,販賣到日本市場,不是問題。

 

或者,乾脆用清水浸了,裝入罐頭,也能賣呀。罐頭當然是迷你型的,寧願一次過吃一兩罐,才不會因為太多而變壞。把蝦米炸了,同樣裝入迷你罐,也是商機。

 

生活質素的提高,令世界各大都市皆有高級食品店,包裝之後給人乾淨又高尚的感覺,絕對能夠在他們的架子上擺賣。

 

有時單靠包裝也沒用,怎麼高級也高級不起來,如果是在大陸生產的話。原材料不妨從當地採購,但可以在其他國家加工,聲譽即刻不同。歐美和日本都有很多廠願意為你服務,有生意做他們一定會做,你有沒有試過跟他們接洽,叫他們為你入罐呢?

 

香港或澳門製造,還是一塊很硬的牌子,我們也可以把大閘蟹的膏製為罐頭呀。台灣也不錯,他們做的肉臊罐頭,當今賣到世界各地去。

 

還有數不盡的醬類,包裝得高檔就行,像花膠醬、金華火腿醬、五香醬、鰻魚醬、蝦子醬、龍蝦醬等,用來塗麵包,送白飯,都是醫治思鄉病的恩物。

 

外國人有句老話,說一個人的美食,是另一個人的毒藥。有時用的食材也不一定要花錢,像外國製造的鮑魚罐頭,鮑魚腸都當垃圾扔掉,殊不知鮑魚腸是日本人認為最好吃最強精的東西,如果把它們做成罐頭來賣,也無不可。

 

那麼多年來,我總是吃吃喝喝,但累積下來的經驗和廣交的良緣,讓我擁有許多門路,可以把一種商品賣到另一個地方去,上舉的多種例子,也不過是一部份罷了,還有數不盡的法寶藏在袖子當中。

 

要是各位有甚麼好建議,不妨大家交流一下,把吃喝中悟出來的奇想互相交換,也許都是商機。

 

只要不要抱著太大的期望,不冀求太大的利潤的話,這些主意是非常好玩的。

 

過程之中,賺到一點小錢,遊世界去,再沒有更過癮的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