吳哥窟之旅

私人飛機從峴港直飛暹立 SIAM REAP,不到一小時,是一個最靠近吳哥窟的城市。為什麼在柬埔寨出現一個暹羅的名字?原來是打敗了泰國,把暹羅殺掉的意思。

 

從前都要從曼谷或永珍轉機,很麻煩,當今遊覽吳哥窟的人都直飛此地了。已經四次遊吳哥,第一回流浪,第二次由查先生請客,第三回帶旅行團到,沒有什麼新鮮感,但入住的 AMASARA 酒店則為首次。 一下機即看到兩輛賓士古董車來迎接,氣派非凡,酒店很隱蔽,被四周的圍牆包住,無微不至的服務人員前來相迎,因為只有十多個房間,上幾趟都訂不到。這是一座由剛去世的施漢諾親王別墅改造的建築,在五六十年代看來非常之新派,浴缸擺在房中間,當今已紛紛被抄襲,但是氣派仍存,在 AMAN 這塊名牌酒店的管理之下,是一般的美國式五星級酒店模仿不到的。

 

吳哥的行程也由酒店安排好,什麼語言的導遊都有,我們分了兩部車,一個英語一個粵語的,水準甚高。帶去的途徑和一般旅客逆着走。翌日一早五點多出發,之前吃一頓豐富的早餐,有西式有柬埔寨式,然後摸黑去,這時天氣很涼,不出汗。什麼地點日出最美的,導遊清清楚楚,不必和人群擠,我們優哉游哉走遍了吳哥窟幾個最值得去的景點。

 

如果你對吳哥窟一點印象都沒有的話,來之前最好讀元朝使節周達觀寫的《真臘風土記》這本書,他感嘆皇宮的宏偉,寺廟的金碧輝煌之餘,還記錄了當地民生,說「地苦炎熱,每日非數次洗澡則不可過,每家須有一池,否則兩三家合一池,不分男女,皆裸形入浴,會聚於河者動以千數,雖府第婦女亦預焉,略不以為恥……」

 

看古蹟的城濠,當今還在,想像當年大家在這裡出浴,亦甚有趣味,從石牆上的塑像,可見婦女們的身材都是娟好的。城內有很多巨塔和石階,上幾次來都有人爬上去,後來出了事,跌死了幾個遊客後,當今已禁止了。 壁上還有些中國遊客用尖物鑿下自己的名字,友人用手機拍了下來,發出微博,並題了「千古罪人」四個字。大陸粉絲看到,說不定寫簡體字。

 

我對皇宮的興趣並不大,喜歡的是其他的寺廟中的古木,只有在熱帶地方才能長出那麼高大,那麼粗壯的樹。這回重遊,像是見到老朋友,在一棵棵的樹下拍了照片留念,當我走後,它們繼續生長。那天在網上驚聞鏞記的甘健成兄去世的消息,就把其中一棵命名為「甘樹」來紀念這位老友。不知道這些樹的名字,有人說是菩提,有人說是吉貝棉,也有人叫為空瀾樹。生命力頑強,種子落於牆邊或縫隙便四處伸展,我愛看的倒是那些聳立的,不喜歡把石像糾纏,像蛇的那種。

 

進入吳哥城南門之後,到處見到神像,最值得看的是「巴揚寺」,裡面的石像頭大得不得了,都是根據闍耶跋摩七世的樣子雕出來的,特徵是每個像頭都在微笑,在吳哥窟之行,留下最深刻的印象。

 

十月本是雨季,從前當地人都勸大家別來,因為一下雨,地上泥濘就會令行人狼狽不堪。當今路已清理好,雨也好像被世界上的天氣異變,搞得沒那麼厲害,在雨季遊吳哥天氣較為清涼,舒服得多。也因為是酒店服務良好吧?上下車司機必遞上冰凍的毛巾,放在頸後,熱氣一掃而空。

 

酒店的飲食經理是一位從香港來的小姐,人長得漂亮,我向她說:「如果沒有介紹一個好吃的地方,寫文章時就不提你長得好看了。」 果然,沒有推薦錯,她帶我們來到一個住家式的庭院,叫 SUGAR PALM,主人是一個紐西蘭人,娶了當地的主婦,開設這麼一家又可以住客、又可以飲食的場所,也因為英國大廚 GORDON RAMSY 在這裡向女主人學過廚藝,名聲大噪起來。

 

最典型的柬埔菜湯叫 SAMLA KAKO,用香茅、酸子、南薑和大樹菠蘿的青果實,加香茅、芫荽、小茄子、魚露等來熬的清湯,當然也下了一些蔗糖,喝起來很香甜,帶一點點的酸,很刺激胃口。 用這些配料,加蝦、雞肉、牛肉,就起了各種的變化。 蔬菜方面多是灼一灼熟,和其他生吃的加在一起,用盤裝住,旁邊放一碗醬料,沾着吃,發現他們也很愛吃苦瓜和筍,還有南洋人常用的香蕉花,倒是香港罕見的。

 

另外的菜多得不得了,一定吃不完,在又是客廳又是廚房的浮腳樓中進食過後,便可以爬上樓到臥房去躲進蚊帳睡個午覺,這裡也可以待客,住上一兩天沒有問題。

 

聯絡方式:電郵: thesugapalm@hotmail.com

 

折回酒店,做一個按摩,相當有水準,晚餐豐富得很,在柬埔寨這四天三夜很快地就過去,快活快活,就是活得快嘛。

 

靜下來,想想在柬埔寨遇到的人,酒店人員當然親切,常帶微笑,但這在當地人的臉上就難於看到了,大屠殺的當年,把人口的一半消毀掉,人民的怒氣似乎還是存在,美國人和赤柬埋的地雷還有幾千萬個沒有清理,對外國人的印象也好不到哪裡去。柬埔寨還是一個好戰的民族,從他們南征北討的歷史上可以看到跡象。我們這些遊客,像是應該來還債的,三天的觀光收四十塊美金一人,只是一個小數目。不像鄰國的緬甸,苦難一樣,但人民面孔慈祥,到底,信奉佛教是有不同的吧。

 

作為世界著名的古蹟,不來又不甘心,但來到後,總有憂鬱的感覺,相信,這是最後一次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