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遠地跑到蘇格蘭去,看些甚麼?

 

首先,我們要明白,英國在地理上並非一個陽光燦爛的地方,印象中總是陰暗、濃霧、多雨,和意大利人的熱情截然不同。那麼,蘇格蘭和英格蘭一比,更是窮鄉僻壤,土地貧瘠,蔬菜種不好一根,大多數的日子處於嚴寒,人民在這裡生活,並非易事。

 

但性格上,蘇格蘭人是較英格蘭人純樸、堅定。強烈的民族性令他們釀出強烈的酒,加上高原的清泉,蘇格蘭威士忌迷倒眾生,如果你是個酒鬼,不管你在哪裡出生,喝慣任何佳釀,到了最後,總要回到蘇格蘭的單麥芽威士忌的懷抱。我們這次要經驗的,就是這種威士忌之旅。

 

午夜從赤鱲角出發,乘的是維珍航空,只分兩個級數,豪華商務客位叫Upper Class,經濟艙不叫Lower Class,乾脆說沒有級數,有些人譏笑為No Class,不太應該。

 

空姐們年輕活潑,這條往倫敦和香港的航線上,用的也有七成以上的香港女仔,比其他公司的人數還高。問工作情況,回答道老闆布朗遜愛玩,也沒有多少嚴厲的規則來管束她們,是輕鬆愉快的。

 

維珍是第一家用魚骨形座位的公司,面積較為寬闊。要睡覺時可得叫空姐來鋪床,把掣一拉,可以平臥,加上張厚被,大中小的睡衣任拿,旅途是舒服的。一睡到天明,清晨飛抵倫敦,十一小時,轉機再花一個鐘,到達目的地蘇格蘭首都愛丁堡,是早上十點鐘左右。

 

機場離市中心只有九英里,一點也不遠,酒店還沒有準備好,離中飯還有時間,我們先在市內走一圈,分老區和新區,山上是著名的愛丁堡古堡,路容易認。

 

市標是一個尖塔,底階有一個像,紀念Sir Walter Scott,他所著的《劫後英雄傳》、《Rob Roy》、《Lady of the Lake》等至今還流行,也都拍成電影。

 

路經一酒吧,以歹徒為名,他早上幫人製鎖,晚上偷着來開,這人物也被另一作家史蒂文遜當男主角,寫了名著《變形醫生Dr. Jekyell and Mr. Hyde》。他還有《Treasure Island》和《Kidnapped》等膾炙人口的小說。

 

愛丁堡是一個灰暗的城市,我們去的時候正是初夏,陽光普照,但也留下黑漆漆的印象,那是因為老建築物都以沙岩為外牆,發了霉菌後全變黑了,洗刷起來可得將國庫清倉,免了罷。

 

司機把我們載到全市最老的百貨公司「Jenners」,在一八三八年創立,有一百多年了,外牆也是那麼灰灰暗暗,裡面的東西更是老土。其實,在香港買慣的人,都會有此感覺,就算其他幾間賣最流行商品的也不會引起你的購買慾。但是我們來到蘇格蘭,就要找有特色的,像他們的羊毛線。Jenners有一牆壁,布滿了各色各樣、大大小小的紡織材料,堪稱全球最為齊全,喜歡在家織毛線衣的人看到了一定大樂。

 

是時間吃午飯了,車子路經海岸,停泊了一艘船,是退休的皇家遊艇Britannia,當今成為觀光景點之一,也可以在裡面喝下午茶。

 

Fishers是碼頭上的一家海鮮餐廳,由一座燈塔改建,我們先吞一打蘇格蘭生蠔,不是季節並不肥,但鮮美無比,其中也有幾個飽滿的,味道可真不錯,不遜法國銅蠔,尤其是聽到生蠔來自Suetland,是蘇美璐住的小島,更加親切。接下來的海鮮是煎帶子、蒸三文魚,最後燒的一大塊羊肉,軟熟無比。

 

侍者是地道的蘇格蘭女郎,身材高大,樣子端莊,英國人形容為handsome,不是英俊之意,而是這類令人入迷的典型英國女子。我很想和她拍一張照片留念,但又老又醜的老闆娘拼命擠進前來合照,無奈何,放大後把她cut好了。

 

Fishers有三家,這間最正宗。

 

地址: 1, Shore, Leith, Edinburgh EH660W

 

電話: 0131-554-5666

 

酒醉飯飽,返回酒店,途中看到山坡,一片黃花,一般山的顏色多土,或長綠草樹木,開滿花的不多,問名字,叫荊豆Gorse,有刺,很粗生,檜屬植物。

 

海旁是一座三百年歷史的Prestonfield House,為昔時貴族住所,當今賣給一個餐飲業的James Thomson,此君親自來迎,我們是好顧客嘛,二十四間客房全部給我們包下。

 

沒有機會在蘇格蘭人家做客,住住這裡也行,紅天鵝絨的牆布上掛滿了老家族的藏畫,雖然不是甚麼名家之作,但拿到古董市場去還是值錢的。大家在讚美此酒店時,我倒覺得像一間古老的妓院,如果拍此類電影,不必搭布景。

 

好幾個偏廳,都有壁爐,木柴由周圍的林木中取來,蔬菜水果也是。天井很高,布着浮雕,一流的浴室用品,加上柔軟的高級絲絨床墊和布單,睡個好覺。

 

晚飯就在酒店裡的Rhubarb進食,喝甚麼酒好呢?詢問是否可以自帶,回答沒問題,就從房裡把那瓶酒店贈送,放在冰桶內的香檳拿來。啊,一看,有二十四瓶,大家所想的相同。

 

燭光下,水晶瓶的碰撞聲清脆,食物一道道上個不完,但已太過疲倦吃不了,還是早睡。明天,我們就要乘一輛叫The Royal Scotsman的火車,開始我們的威士忌之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