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向喜歡用粗鋼筆書寫,對幼細的不感興趣,即使鉛筆,也要選2B的才過癮。

 

但鋼筆的毛病出在漏墨水,出外用完墨又無法加,真是麻煩,久而久之,也隨波逐流,拿起滾珠筆來。

 

雖然能用完了即棄,換支新的,但最初的滾珠筆並不完善,有時筆頭擠着一滴濃的墨,弄得滿手髒,非常討厭。

 

接着有細管的簽字筆,也用過一段長時期,但筆頭很柔軟,會愈用愈粗,墨水又很快用完,也並非我所喜。

 

使用了多年的,是一管Pentel廠出的Tradio,它的筆頭為塑膠製造,扁而尖,能寫出粗幼,有點書法味道的字來。起初是黑色和白色,後來也出彩色繽紛的種類。

 

毛病出在也忽然漏墨,弄得滿手皆是為小事,好好的白衫袖,也被染污洗滌不掉,這個Tradio年代壽終正寢。

 

間中,我換了多款,得心應手的有Taro廠和Kuretake的Calligraphy,有兩頭,分2.0和3.5筆咀扁平,能寫出優美羅馬字書法來,寫信給歐美的友人,多用此筆。

 

偶而,也用「開明」牌出的「書寫筆」。是毛筆式的,墨水裝進小筒中,用完了換,這是毛筆書法的最佳選擇,別的都是海綿製的筆頭,寫不出神韻來。

 

至於寫稿,目前選的是「三菱」廠的Signo Broad,有諸多好處:第一,它寫出來的字夠粗。第二,墨水易乾,又不漏。第三,更換的筆芯價錢合理。

 

問題在出墨多,筆芯容易用完。我是一打打買的,每周寫稿,加加起來,一共六千四百字,就要用一管筆芯,但扔掉用完的,也有快感。

 

筆管也愈買愈多,裝進筆筒裏,一下子幾十支。寫古人用劍,我們這些文字武士,看着也十分過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