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家都在談伊麗莎白泰萊逝世,本來不想寫,但快要出遠門,苦無題材,也得湊湊熱鬧,各位且聽我胡扯幾句。

 

當童星的她,當然樣子可愛,但我還是更喜歡一位叫Margaret O’Brien,因為她會演戲,而泰萊,雖然得過兩次奧斯卡,也是為演戲而演戲,從來不知甚麼叫做活在角色當中,當然,她已經紅到不必去實現甚麼史丹尼斯拉夫基理論的。

 

美麗,是無可置疑,但真正感覺她漂亮,是在一九五二年的《Ivanhoe》,她望着垂死的羅拔泰萊的眼神,純潔無比。

 

剛剛成熟時的《Rhapsody》1954、《The Last Time I Saw Paris》1954,的確是天下最美的女人之一。

 

《Giant》1956和《Raintree Country》1957中,散發着女人最高的魅力,她說她也愛上那兩位男主角Rock Hudson與Montgomery Clift,可惜都是同性戀,這也是為甚麼在這兩人死去後,她致力做愛滋病的慈善工作的主要原因。

 

洋女人不耐老,一到《Cat On A Hot Tin Roof》1958。《Suddenly, Last Summer》1959,她的身材豐滿到差點漏了出來,但戲中也能看到她的雙腳極短,小腿亦開始粗了,整個人,像一塊沒有走油的大肥肉,說甚麼也啃不下。

 

私生活上,她有一點與眾不同的地方,那就是愛一個嫁一個,不結婚不做份外事。晚年,她雖然全身珠光寶氣,身材可是臃腫不堪,百病叢生,出入要靠輪椅,讓人慘不忍睹。

 

老友曾希邦兄,以數字概括她的一生:12歲當童星,18歲當新娘,19歲成巨星,26歲成寡婦。動手術20次,服用催眠止痛藥35年。結婚8次,丈夫7名。享年79,遺產4億,被18個後代爭個不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