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在微博中,又有網友提到味精是否對人體有害的問題。

 

老實說,我是不怕味精的,適量加一點,吃了也沒事。不過,在家裏煮食,就幾乎不用的,像弄即食麵,我通常會抓一把蝦米或小公魚乾去滾,那一小包味精粉就算扔掉了,湯也照樣很甜。

 

在餐廳,廚子都多多少少加一點,我整天在外頭吃東西,要是怕的話,早就餓死。但也不是沒有受過老罪,有一次去台灣,街頭充滿小食檔,我久未嚐那些地道佳餚,左來一碗右來一碗,只吃幾口試味,後來發現口渴得要命,鯨吞幾瓶可樂才能解掉。

 

原來那群小販像味精不要錢似地,一碗湯做好了就狠狠地下它一茶匙,而我試的就是剛剛溶化的味精水,怪不得中招,像廣東人說的「領嘢」了。

 

說味精無害,但為甚麼會口渴?這是因為味精含有谷氨酸,吃多了體溫會上升,蒸發體內的水份,所以要額外補充,感到口渴,我那麼大量地吃下,當然感到不舒服。

 

說到味精,有人還說是由石油提煉出來的東西,那真是誤解,其實它是由動物或植物抽取的。有資料顯示在八世紀時,古希臘人已學會用魚露,所提供之鮮味,原理和味精一樣,是蛋白質中的谷氨酸。

 

最初的商業味精是用海帶乾煮出來的湯汁,凝結成晶體而成,那是日本的「味之素」公司研發,在一九○九年,至今已有一百多年了。但當今用的,由植物提煉。

 

「味之素」的研究數據中,一百克的食物中含有○點一克至○點八克味精,對人體絕對沒害,也沒有副作用。

 

但是問他們說有沒有做過臨床實驗,又回答說日本法例不容許以人體做實驗,至於用老鼠,倒是沒有任何問題。

 

當然,我們不會問老鼠口渴不渴囉,喜歡用味精的人只好姑且聽之。而我,還是照吃不誤。

 

味精對某些人,會有敏感症狀,這是肯定的,但像有人對花生也產生過敏是一樣的,原因怎麼研究也研究不出來。

 

外國人到中國餐廳去,吃完後口渴,就大驚小怪,稱之為「唐人街中國餐廳候群症」,簡稱為MSG,他們聞之色變了。

 

我的友人桂治洪導演離開電影界後,在美國的墨西哥人區開了一家披薩店,他就拼命下味精,墨西哥顧客吃完了就向他買可樂,結果賺個滿缽。

 

說到墨西哥,我在那邊拍戲時,常煮些湯給他們喝,也下了一點味精。他們看到那一小罐白色的東西,大感好奇,試了一口,大叫好嘢,還問我要資料,說去找來代理,問他們喝了湯不會口渴嗎?大家也搖頭。

 

日前和倪匡兄吃飯,他也說絕對沒有對味精過敏的現象,而且還來得個愛吃。不止他愛吃,他媽媽也愛吃,打仗時候,燒菜時還下很多味精。

 

「打仗時大家都窮,你們家裏買得起味精嗎?」座中有位友人問。

 

「味精是日本人做的,運來大陸到處賣,便宜得要死,人人都吃得到。」他回答。

 

「那麼你從小就吃味精吃到大了。」

 

「是呀,」他點頭:「在外頭吃飯,我還自己帶一小瓶味精去加呢。」

 

「嘩。」眾人都驚嘆。

 

「在家裏我也拿出來加。」

 

「為甚麼?」

 

「倪太不喜歡呀!」他笑瞇瞇地:「那只有各吃各的了。」

 

「吃太多總是不好吧?」 「那有這回事,愈吃愈聰明倒是真的。」

 

大家看他把衞斯理寫得家傳戶曉,也就同意他的說法。

 

「不止我吃,我們全家都吃。」他又說。這大家更信服了,看他妹妹就知道,男愛女,女愛男,寫了幾十年,還有人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