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用品,不買名牌,但求實際,貴的手錶,送我一個也只藏起來,手上戴的照樣是價錢公道的「波爾Ball」,它在漆黑裏發起光來,可以照亮身邊人的軀體。

 

另一個「星辰Citizen」也便宜,準確得不得了,是用電波接收發射來計時刻,絕對不會差一分一秒,最適合我這種準時的人。我小時看了一部叫《藍天使》的電影,一開場出現一個老教授,他每日必在八點正走過教堂,塔上的時鐘遲了,全村子裏的人寧願跟着老教授計準時間。看了十分羨慕,發誓要做到像他一模一樣。

 

至於旅行,也不買LV,我一向用開「新秀麗Samsonite」皮箱,但近年來品質略為退步,輪子和鎖常出毛病,故從二○○○年開始,轉用Rimowa。

 

這是一個德國老牌子,已有一百多年歷史,當今老板Dieter Morszeck是創辦人的第三代。

 

起先出的是鋁製的行李箱,看起來笨重,但十分牢固。也並非我所喜。後來出四個輪子,以聚碳酸酯生產的Salsa系例,就輕便得多了。鋁製的用久了會被撞凹,新產品沒這個問題,得心順手。

 

今天再去店子裏一看,又有新產品,叫Salsa Air。碳酯更硬化,手柄的重量也改良,比以往的輕了二十六個巴仙。

 

徒手一提,就知道它的好處,實在是令人意外的輕,讓我聯想到MacBook Air。

 

一口氣買了三個,最小的二十一吋,可以提上飛機,過夜用最佳。大一點的二十六吋就得托運了,但裝的東西甚多,可作兩夜三天的旅行。

 

中間那個二十九吋,我覺得不三不四,就放棄。最大的三十二吋,我的習慣是寧願讓它空。塞進一個大皮袋,途中換過的衣服或熟客的手信都放進去,多一件行李出來,也不在乎。

 

顏色有天藍、深藍和金黃的選擇,我挑了深紫的,漂亮得不得了,差點捨不得在它上面畫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