狄波拉嘉Deborah Kerr去世了,享年八十六。她的美麗、高貴和賢淑的形象,永遠留在我這一輩人的心中。

 

至今還有許多年輕觀眾和電影製作人迷戀她演出的《金玉盟》(An Affair To Remember),重看又重看,還是眼淚流個不停。誰又會忘掉她和光頭的尤伯連納一起又唱又跳的《國王與我》(The King & I),一想起,腦中即出現「讓我們跳舞吧,噹噹噹!」

 

少女時代的她,演的都是一些端莊的角色,令人感覺她是一個乖乖女,其實她在好萊塢,也是以乖著名,大家封她一個「沒有問題的女演員」銜頭。

 

「我從來不和所有的導演吵架,好的,壞的。」她說:「都可以找到一條路來解決問題,要是你夠聰明的話。」

 

真是夠聰明,當年的片廠制度,並不是你要選甚麼戲去演都行的,在那種無可奈何的情形之下,多少個好演員都被埋沒了,但因為她的人緣好,結果也得到了許多不同的角色。

 

最大的挑戰,應該是在《紅粉忠魂未了緣》(From Here To Eternity)這部片子,一向是一個淑女的狄波拉,竟然去演一個怨婦。

 

當年看的時候年輕,不懂她在戲裡的眼神,已經慾火焚身,每一秒鐘都要向對方說操我操我。那場在沙灘接吻的戲,一浪沖來又一浪,代表了性愛的節奏,在五十年代,是大膽得要命的表現,把電檢制度推到盡頭去了。

 

在一九六九年時,她曾經說過:「米高梅把我簽了下來,我和可憐的羅拔泰萊都是合同演員。當時的電影一味娛樂觀眾,是那個時代大眾需要的。現在的片子有多種功能,它能夠是一個精神分析家、一個政客、一個帶著訊息給大家的人,一個賺錢的商人,最后才是娛樂者。痛恨與你想像的不同,是沒有用的,時代一定在變遷。」

 

說得真是有道理,真是聰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