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蒜,你喜歡或討厭,沒有中間路線。

 

蒜頭是最便宜的食材之一,放它一兩個月也不會壞,但不必貯進冰箱,一見它發芽,就表示太老,不能吃了。

 

有層皮,除非指甲長,不然剝起來挺麻煩。最好的辦法是一刀下去,就能輕易地把皮去掉。更簡單的辦法是用長方形的菜刀平擺,拍碎了,取出蒜茸來。

 

一炸油,那股香味便傳來。蒜香是很難抗拒的。任何有腥味的食物都會被這股味道遮蓋,再難吃的也變為佳肴。不過只適宜肉類或蔬菜。炮製魚,蒜頭派不上用場。蝦蟹倒是和蒜配合得很好。

 

生吃最佳,台灣人在街邊賣的香腸,一定要配生蒜才好吃。一口香腸一口蒜,兩種食物互相衝撞,刺激得很。

 

好了,該死。吃完口氣可大,臭得不得了。那是不吃的人才聞到,自己絕對不會察覺,這股味道會留在胃,由皮膚發出,不只口臭,是整個人臭。

 

如何辟除蒜臭呢?有的人說喝牛奶,有的人說嚼茶葉,但是相信我,我都試過,一點效用也沒有。

 

吃蒜頭唯有逼和你在一起的人也一同吃,這是唯一的方法,不然,找個韓國女朋友也行,大蒜是她們民族生活的一部份。韓國人不可一日無蒜。

 

其實中國的北方人多數都喜歡大蒜,韓國人的生活習慣大概是從山東人那邊傳過去的。

 

日本人最怕大蒜味,但是他們做的鍋貼中也含大量蒜頭,看不到蒜形,騙自己不喜歡吃罷了。

 

當今菜市場中也常見不分瓣的一整粒蒜,叫做獨子蒜。味道並不比普通蒜頭好吃。最辣的是泰國種的小蒜頭。

 

蒜頭的烹調法數之不盡。切成薄片後炸至金黃,下點鹽,像薯片那樣吃也美味。

 

整瓣炸香,和莧菜一起用上湯也行。南洋的肉骨茶離不開大蒜,一整顆不剝皮不切開,就那麼放進湯煮,煮至爛熟。撈起來,用嘴一吸,滿口蒜,過癮到極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