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蘭地太香濃,伏特加太霸道,二鍋頭的品質參差不齊,Grappa 好的少。

 

如果將全世界的烈酒綜合起來,最后我要選的,還是威士忌。

 

最先接觸到的,當然是Johnny Walker了,當年有枝紅牌子喝,已算不錯,美國人拍的占士邦式間諜片,男主角喝的也不過是紅牌。

 

紅牌喝多了就進步為黑牌,中間也出過金牌,但並不標青,當今被威士忌愛好者喜愛的,一般都是藍牌。

 

中間很多人轉喝Chivas Regal ,從十二年喝到十八年的。等到該公司的Royal Salute一出現,大家認為是至尊,但是有了Johnny Walker的藍牌,就被比了下去。

 

其他威士忌有大家熟悉的Cutty Sark 帆船牌、Dewar’s 白牌、J&B 綠色瓶子、Old Plarr 矮瓶、白馬牌和黑白貓牌等等。

 

法國人不太會喝威士忌,不懂得威士忌加水、加冰、加蘇打可以把味蕾打開,只是J&B 威士忌當成白蘭地一般純喝。

 

其實喝不加冰的威士忌也有,是純麥芽的Malt Whisky,后來我們也懂得欣賞了,有低價的Glenfiddich、Glenlivet 等等。 不過真正喝威士忌的人,不管是各麥混合或純麥芽的,都一致公認是The Macallan為最好。

 

先從十年喝到十二、十五、十八。有二十五年的已驚人,三十年的當然更好。五十年的,是首選。再老的已經在市場上買不到,要在拍賣行競投,二六年釀製,八六年入樽的六十個老威士忌,已要賣到兩萬英鎊一樽,喝一瓶少一瓶,價錢年年飆升。

 

等人家請客時才喝這些貴貨吧,和鏞記老闆甘健成把杯,一萬多塊港幣一瓶俗稱為雀仔威的The Famous Grouse,喝得不亦樂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