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們已準備好會在南斯拉夫過中秋。  

前一陣子,一批工作人員來到時,已帶了四盒月餅。  

月餅又甜又膩,是我最討厭的東西,但是,到時我也會吃一口吧。  

「放那麼久,不知道會不會發霉呢?」同事問。  

「霉了也吃。」我說:「把那幾瓶白蘭地開了,消消毒。」  

「唔。」同事點點頭。  頭上,看到快要圓的月亮。  

「你說,」同事問:「人已上去了,我們還拜個甚麼鳥?」  

「那不是月亮。」我說。  

「不是月亮,是甚麼?」

「是個轉播站。」  

「轉播站?」

「到了八月十五,它會通過時間、空間,把感情轉播給李白、給黃山谷、給曹雪芹、給豐子愷、給你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