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肚皮舞的巴士小姐 我們的旅行團,在日本用的巴士都是最好,司機駕駛全無事故記錄,費用高昂,但很值得。

 

這種巴士都包了一名導遊小姐,從上車到回酒店,講解不停,又要依照客人要求唱歌,並非易事。

 

我們用熟的有兩個年輕的,到東京調到東京,去大阪也要她們來客串,大家混得很熟,溝通起來方便。到這次去,不見了其中一名,她剛結婚,但也出來做事的呀。

 

「是不是有了孩子?」我問另一個。

 

「不,不,她已離了婚。」

 

「那麼快?不到六個月呀!」

 

「發現不對,愈早愈好。這是我們這一代人的看法。」她回答得乾脆。

 

「怎麼不回來?」

 

「她當肚皮舞娘去了。」

 

「肚皮舞?」我詫異。記憶中的她,沒有魔鬼身材,面貌再過一百年,也稱不上一個美字。

 

「是呀!我也在學,當今日本最流行的了。」她說。

 

看看她,與另一個的意見相同,怎麼可能又去跳肚皮舞?

 

「在什麼地方表演?」我問。

 

「青山。你有興趣,今晚送完客人,帶你去?」

 

在一座商業大廈的地下室,傳出劇烈的中東音樂,走進去,擠滿客人,舞臺上有六七個肚皮舞娘擺動腰,衣著稀薄,但並不十分暴露,肚皮和大腿,可盡在眼前,有個長髮的,左右揮動,非常誘人。咦?那不是我們的巴士導遊小姐是誰?

 

從臺上望到我,向我擠擠眼,用手做個等等的姿式,她繼續跳舞,我和女伴在酒吧前找個位子坐下,她也隨著音樂在搖動身體,和平時看到的她不同起來。

 

音樂從快到慢,又由慢到快,舞娘們一個個支撐不住,走下臺來,只剩下巴士小姐,愈跳愈猛,客人不斷地拍掌喝采鼓勵,她用下半身向觀眾挑逗性迎來,顫抖得厲害。

 

忽然,燈光全暗,一切停止。

 

重開燈時,看到巴士小姐用毛巾擦著汗,向我走來。

 

「你怎能跳得那麼久?」我劈頭就問。

 

「你以為當巴士小姐那麼容易嗎?」她說:「做你們的工作我雖然不必講解,但是從出發到收工,你有沒有看過我坐下來的?單是靠這種腳力,我已比其他舞娘強。」

 

「為什麼要離婚?」

 

「結了婚丈夫的態度一百巴仙轉變,對我呼呼喝喝,我問他說為什麼,他說看到他爸爸叫他媽媽也是那個樣子的。他不懂其他辦法對我,給我大罵後他哭了,這時,我已決定他是一個永遠長不大的孩子,我要嫁的是一個男人,不是孩子。」

 

「你從小就喜歡肚皮舞這門藝術?」

 

「不,有個晚上來到這裡,看到我的一個鄰居在這裡跳,她不過是一個普通的家庭主婦,她能,我想我也可以。」

 

「那麼容易嗎,肚皮舞?」

 

「依足印度舞的傳統,當然很難,我們跳的是自由式,跟著音樂自由發揮。」

 

「客人會認為你不正統吧?」

 

「正統和不正統,很難有界限,一切要自然,要美,肚皮舞很多種,人家以為來源是印度,其實是中東人,伊朗、伊拉克等地方開始的,後來又有了吉普賽人的方式,都是東抄西抄,沒有多少專業的人看得出什麼叫正統。」 「最難學的是什麼動作?」

 

「擺腰最容易,會做愛的女人都懂得這個動作,豪放就是,夠體力就是。搖動胸部最難,乳房是兩團不可控制的肥肉。普通的女人都不知道怎麼去動它,要把胸部一個向左轉,一個向右轉,可得學好多年才會。」 「也得要有點身材呀!」我說。

 

巴士小姐笑了:「開始,也有很多人向我說,你根本不是一塊跳肚皮舞的料子,你太瘦了。沒有的東西,我用下半身來補足。只要我搖得比其他人劇烈,觀眾就會服我。我當然不會自扮清高,如果你說肚皮舞是純粹為了藝術而發明,那是騙你的。」

 

「為什麼肚皮舞現在在日本那麼流行?」

 

「主要的原因,是女人解放了。女人可以透過肚皮舞來表現自己,不必在辦公室裡替男同事倒茶。這個機會我們日本女人等了很久才來到,我終於能夠脫下制服,讓男人知道我在床上的話,可以多麼犀利。

 

」 我完全同意她的見解:「如果有香港的女人要來學肚皮舞,有什麼門路?」

 

她拿出一張紙寫了MISHAAL的名字,email address: cooumikahina@ ybb.ne.jp。另一個是MIHO,http://blog. livedoor.jp。還有一個叫AKIKO,www5.ocn.ne.jp。

 

「發個電郵去查問好了。」巴士小姐說:「她們都樂於教導,學費不是很貴,肯學的女人,會發現她們有力量把人生改變。」

 

音樂又響,她向我作個飛吻,又上臺表演去了。我祝福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