寫過《底褲大王》一文後,一位讀者寫信到《壹週刊》指責,原文照錄:

 

蔡瀾先生的文章,內容有更正的需要,否則對貴刊聲譽有損。

一、海島棉絕對比埃及棉好。

二、「什麼叫支?」每一磅棉紗,長度 840碼,稱為一支紗。 20支紗即一磅棉有 20× 840碼長度,不是每一平方吋之中用多少條棉線織出來的才叫支。

三、埃及棉紗要紡到 200S的不可能,只有海島棉 SEA ISLAND COTTON,可以紡到 200S紗。

蔡瀾先生不是紡織專家,道聽途說可以錯,但書刊為香港出名的週刊不可以錯,希能於下期出版中更正。

 

編輯先生將這封信轉來,那些專門學名我看得一頭霧水,但當然對這位讀者表示感謝,也替編輯冤枉。為了學習更多這方面的知識,想起麵痴友人認識「詩閣 ASCOT CHANG」的老闆,我也曾經在他的店做過恤衫,就安排了一個約會。

 

張宗琪先生一身西裝,我第一件事是看他的恤衫領子,非常挺直,領帶位中,略帶彎曲,非常漂亮。

 

「海島棉比埃及棉好嗎?」我劈頭一句。

 

「唔,」張先生點頭:「至少海島棉用人手採摘,不下落葉劑。為了大量生產,很多木棉產區都放這種化學藥品,方便採集。」

 

「上次你店裡替我做的那一件,是不是海島棉的二十支?」我已不管什麼叫支,總之愈多支愈好。

 

「十五支而已,已很像絲織的了。」張先生說。

 

天氣炎熱,餐廳中的冷氣不夠,張先生解開西裝鈕釦,我發現他恤衫的口袋旁邊,縫了另一個長方形的小袋,不注意的話是看不見的。

 

「用來裝手提電話。」張先生解釋。

 

「真方便,下回我做的恤衫也一定來一個。手機放在這種固定的地方,鈴聲一響,就不必亂翻和尚袋中的雜物才找得出來。」我說。

 

「這就是訂做恤衫的好處。」張先生說:「不止是做到合身罷了。」

 

「是不是可以在口袋上加一條帶子,來插藍芽聽筒?」麵痴友人建議。

 

「不如把帶子藏在口袋裡面,這麼一來恤衫不會被拉皺,別人也看不到。」張先生說。

 

我也認為有道理:「現在的名牌恤衫已經賣到幾千塊一件,買回來後也不一定穿得滿意。你們那裡做一件要多少錢?」

 

「至少便宜一半。」張先生說:「但也不是全為了價錢問題,有些布料的質地選不到自己喜歡的,或者尺碼賣光了,才是頭痛。」

 

「如果在你的店裡也找不到鍾意的顏色,在外國旅行時看到,買了下來請你們做,行不行?」

 

「沒有問題。收人工費而已。」

 

「男人的恤衫,一件要多少碼才夠?」

 

「六十吋寬的,買一點八碼就有餘,胖子除外。」

 

「恤衫是不是英國裁縫做得最好?」

 

「在英國,人工太貴,已經沒有師傅做恤衫了,好的在意大利或瑞士做,像英國名牌 THOMAS MASON也是意大利手工。一般便宜的,都在羅馬尼亞生產。」

 

「那我寧願在香港做了。」我說。

 

「如果你不要求標新立異的設計,又想穿得最舒服的話,還是在香港做合算,又有水準。外國名牌的料子也很少用到至二十支的布料。」

 

「但是領子做得貼身呀!」我反駁。

 

「你可以拿一件來當樣辦,我們照你的意思去做。許多客人都是用這個辦法,我們要是達不到你的要求,免費改到你滿意為止。從此之後,你住在世界上任何地方,打個電話或發個電郵,就能送到。我們用 FEDEX,一個星期寄兩次貨。我們的客人,有七成以上是熟客。」

 

「一共開了多少家店鋪了?」我問。

 

「九間,上海的生意不錯,最好的在紐約,五十七街和第五街之間的那家。」

 

「你是怎麼入行的?」

 

「命運安排。」張先生說:「我爸爸張子斌從上海來,一九五三年在香港開第一家店,他替客人接單時,我當學徒去度身,自然而然,一年過一年,做到現在。」

 

「你會不會讓子女也做這一行呢?」

 

「一代傳一代的傳統已經消失了。現在公司一大,也很少由自己人來管理。子女們做父母傳下來的事業,感到又老土又羞恥。我的看法不同,我認為下一代人多多少少在小時接觸過上一代的生意,都會發生興趣,做也無妨,主要是看當父母的,值不值得子女的尊敬。」張先生說。

 

「我贊同你的觀點。」

 

張先生唏噓:「但是,能夠把上一代的事業發揚光大的,畢竟不多。」

 

如果各位有興趣訂做恤衫,「詩閣」的資料如次:

 

地址:半島酒店 MW6、新世界中心 L151、太子商場 130

電話: 2364 4384

郵址: tony@ascotchang.com

網址: www.ascotchang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