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代之爭

近幾個月來,東京鬧得滿城風雨的,是一場收買富士電視台的戰爭。你對經濟沒興趣不要緊,這件事是老中青三代之爭,當成看人生,請聽我細訴。

  

富士電視從前拍的電視片集像《一○一次求婚》、《東京戀之物語》等風靡一時,也引起全東南亞的搶購,比國營的 NHK還要厲害。 綜合節目中,富士投下巨額,製作了《料理的鐵人》,一播七年,連美國市場也被攻下,至今全球還有許多國家繼續放送這個節目。

  

忽然,有一天,一個三十二歲的小子,叫堀江貴文,宣布收購富士電視。這好像在傳統的日本社會投下一顆原子彈,他們的大企業,一向是由上年紀的老頭牢牢控制住的。堀江貴文是誰?錢從什麼地方來的?那麼年輕,已經當了社長?

 

出身於IT界,堀江做寬頻生意,創立了一家叫做 LIVEDOOR 的公司,沒有漢字譯名,我們為了不要用太多英文,儘管叫它為「生命之門」吧。怎麼成功,和富士電視一比,當然是小巫見大巫。堀江何德何能,買下那麼大的一個機構?錢再多,如果一家小公司想買大公司的股票,後者必出高價搶購,讓你買不成。但堀江僅僅用了半個小時就購入了三十巴仙的控制權,簡直是奇蹟。

 

富士是一家大電視台,但是母公司為「日本放送」,是家電台,數十年前電視還沒出現之前,電台才是大生意,後來擴張發展電視,產生了富士這個兒子。而兒子已超出母親數萬倍了,但架構上,母親還是母親,兒子還是兒子。母親的股票並不貴,價錢動也沒動過。

 

白天收購必被人覺察,聰明的堀江在晚上進行,當今的科技已發展到可以在網上買賣股票,投資者可以上網,說到了一定的價錢就放手。堀江看穿這一點,以電速手法一夜間買下,翌日一公布,全城嘩然。

 

富士被殺得措手不及,主席日枝久只有作出傳統戰術反擊,那就是把自己的公司增加了四千七百二十萬股。你要收購的話,那得再付巨額。

 

這完全是不合理的做法,堀江的生命之門公司馬上向東京裁判庭申請禁制令,阻止富士增股。 裁判的結果,當然是堀江贏了。他一出現,記者的閃光燈亮個不停,日本居然出了那麼一個風雲兒。堀江的樣子不錯,引起少女們的尖叫,比任何偶像都要受觀眾、好熱鬧的市民大力支持,認為如果死氣沉沉的電視台,有那麼一個精力充沛的年輕人來接管,一定大有作為,堀江成為了他們的英雄。

 

富士電視那麼差嗎?也並不見得,主席日枝老好人一個,社長村上世彰是位意大利歌劇的愛好者,紳士一名。引進了三大高音,也帶來很多著名歌劇團在日本表演。壞是壞在日本社會以為一切理所當然,傳統制度不易被打破,所以沒注意到公司和子公司的脆弱結構,被人乘虛而入。

 

其實這種所謂的惡意收購事件,美國早已每日在發生,日本人對電子通訊的發展,也落後過別人。所以失敗在晚上。 毫無擋架的富士,醜婦終須見家翁,對洶洶而來的生命之門,也得對話呀。可是雙方一開會,富士知道口才再好,也講不過堀江。

 

這時,救兵來了。

 

 出頭的第三者叫孫正義,是「軟庫 SOFTBANK」的主席,它也是一間 IT公司,亦曾連合了澳洲的米鐸,想惡意收購其他的電視台,但並不成功,而當年做和事佬的就是富士的日枝,雙方有交情。日枝在無法之中求救於孫正義,把富士的股票全借出去,孫正義成為大股東。有什麼要談,去和孫正義交涉好了。

 

美國證券界叫這種出頭的人物為白色騎士 WHITE KNIGNT,但真正的白色騎士並非孫正義,而是他公司的 CEO,一個叫北尾吉孝的人佔了風頭。北尾在電視訪問上大罵堀江,說他是土足走進人家,又想和屋主握手的人。日本人住的是榻榻米,一定要脫鞋才能進入。土足,是穿了鞋子的意思,大為不敬。愈講愈興奮,北尾說這件事完全是自己的主意,沒有和主席孫正義談過,也不必商量,大家「以心傳心」就是。功高蓋主,孫正義當然不高興,嘴裡說他和北尾的確是「以心傳心」,但心病已種下了。

 

「軟庫銀行」勢大財雄,盡力收購富士的股份,令其升值。堀江本身的「生命之門」並無不動產,全靠吃腦,錢是由美國的「雷曼兄弟」支持,再借力量也大不過人。最後的報導之中,堀江已說過,只要不虧損,願意把股權賣出去。但是事件一平息,股票一定跌價,哪有不虧損的道理?

 

成敗似乎已成定局,堀江代表的三十幾歲人,北尾的四十幾,和富士管理層的五六十歲,是三代之爭。民眾看的好戲,最終像讀《三國》一樣,惋惜年輕周瑜的死去。

 

最大的得益者,當然是最狡滑的美國雷曼公司,陰陰嘴看日本人鷸蚌之爭,大賺利息。這場遊戲,他們是老手,像曹操一樣。